【大行觀察】高盛質疑美國釋放SPR的時機及作用
市場質疑,美國計劃釋放戰略石油儲備(SPR)能否壓抑近期油價迅猛的升勢,布蘭特期油及紐約期油周五於亞洲時段重上每桶83.19美元及79.61美元的七年高位。分析指出,能源危機已成為美國明年中期選舉的燙手山芋。 由於全球供應緊張,加上中國等大型石油進口國的需求從新冠疫情恢復的速度比預期快,今年以來油價穩步向上。國際能源署認為,由於天然氣價格飆高,天然氣用戶會轉向石油,未來數月原油每日需求可能增加15萬至50萬桶。 高盛估計,美國SPR庫存雖然多達6,000萬桶,但僅令該行原先預測的布油目標價90美元存在3美元的下行空間,由於全球石油供需於2023年起將面對結構性失衡,釋放油儲只能暫時性解決問題,若然未來油價調整,將進一步減緩美國頁岩油投資活動的復甦,反過來導致美國天然氣價格大漲,高盛並擔心,原油出口禁令將嚴重擾亂美國石油市場,對美國零售燃料價格的看漲氛圍或令布油價格承壓。 美國能源部表示,解決能源供應緊張的所有工具都需要擺在議程上,變相質疑拜登政府是否正考慮利用其SPR或禁止石油出口以降低原油成本。美國通常會在颶風或其他供應中斷後才會動用SPR。然而,自2015年結束40年的原油出口禁令以來,該國已成為一個重要的出口國,目前並沒有提出削減出口跡象。 高盛指出,使用SPR以紓緩能源危機,以往有兩次可參考的先例,一是2011年爆發的「阿拉伯之春」,以及2000年克林頓政府為抑制屢創新高的油價,釋放3,000萬桶SPR,為美國於1991年波灣戰爭以來首度動用SPR,其餘動用的個案都與緊急應變有關,例如颶風、測試銷售(test sales)或計劃的預算銷售。 事實上,2000年克林頓政府動用SPR的時機,曾被指有抬舉選情之嫌。對此,高盛認為,雖然今年油價大漲,但未處於歷史高位,故此對拜登政府選擇此時釋放SPR的時機感到驚訝。 高盛指,自2000年以來,布油每桶均價為93美元,即使布油價格每桶90美元,能源支出也僅佔美國消費者支出的4.5%,過去釋放SPR的價值亦佔美國消費者支出的門檻最多5.5至6%。 高盛認為,即使SPR銷售所提供的價格寬免可能只是適度,而且也是短暫。從存量考慮,美國整體SPR上限6.18億桶,美國國會對SPR最低門檻為3.4億桶,預計至2028年財政年度庫存4.02億桶,這意味有6,000萬桶可供向外銷售。 高盛警告,雖然最低門檻有可能改變,但近期煤炭價格急漲,更突顯SPR本身具有的戰略價值,尤其是當過去一段時間石油行業投資不足,導致石油市場供不應求,即使該行預計2030年原油消耗量逐步下降,但若颶風、戰爭及貿易制裁等突發性意外,供需隨時再現失衡情況,那麽現時每月增加SPR有未雨綢繆的作用。
熱門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