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在系統裡的外賣騎手,揭開共享經濟用工模式弊病
日前,一篇題為《外賣騎手,困在系統裡》的文章在社交網路刷屏。在外賣系統的演算法與數據驅動下,外賣騎手不顧個人安危與時間和死神賽跑。 對此,美團外賣發佈聲明,表示會調度系統給騎手留出8分鐘彈性時間;留給騎手等候延遲的電梯,在路口放慢一點速度。惡劣天氣下,系統會延長騎手的配送時間,甚至停止接單。騎手申訴功能將升級,對於因惡劣天氣、意外事件等特殊情況下的超時、投訴,核實後,將不會影響騎手考核及收入。並會提升騎手配送體驗。 其實,不只是外賣平台,在移動互聯網的浪潮下,包括外賣平台在內的共享經濟平台,均不直接聘用線上下為使用者提供服務的勞動者。平台的服務人員往往處於弱勢的一方,其社會保障普遍不足。但若轉為正式員工,共享經濟平台又恐怕難以承受。 2019年我國共享經濟市場交易額同比增長11.6%至3.28萬億元,共享經濟參與者人數約8億人,參與提供服務者人數約7800萬人,主要集中在網約車、外賣餐飲、共享住宿、共享醫療等領域。 對此,Uber CEO曾提出建議,那些依賴“零工經濟”的公司建立福利基金,工人可以基於工作時長提取不等的金額,將其用於從醫療保險到帶薪休假的任何事情。由於所有的“零工經濟”公司都必須向該基金繳費,因此即使工人們在他們用來賺錢的App之間切換也能夠積累福利。
熱門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