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未來】勞玉儀&邱震海:香港財政預算案帶來重要商機

54,100 次觀看・1 個月前
2024年2月28日上午,香港特區政府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發表2024至2025財政年度特區政府《財政預算案》。 港股100強研究中心創辦人、中港金融精英交流中心主任、財華社集團主席勞玉儀女士與香港全球化中心主席、港股100強研究中心顧問邱震海博士,共同解讀財政預算案帶來的重要 商機,以及香港未來發展新機會。 以下是精彩對話文字精華: 勞玉儀:今天(2024年2月28日)是香港2024至2025的財政預算宣布的第一天,作為香港人很高興,一起慶祝。 這是我們等了一年好消息,雖然它姍姍來遲,但已經讓我們感到振奮,明天大家都要排隊去買房了! 邱震海:請具體介紹一下。 勞玉儀:香港人其實還蠻有錢的,但你們知道嗎,我們的貸款比例其實不算高。 1997年經歷國際金融風暴後,我們的金管局對金融管理嚴得很,銀行也很守規矩。 一般老百姓的貸款(供款與入息比率,Debt-to-income ratio , DTI),大多都在50%以下,有的可能只有30%左右。 所以雖然香港人有錢,但我們貸款還是挺謹慎的。 最近,政府把過去15年很多「辣招」(嚴格的房地產調控政策)撤銷了,撤完之後人的心都釋放了。 之前還在迷茫,不知道2024年之後是不是還有5年的衰退,但是今天,2024年的第一季,聽到政府說撤銷“辣招”,等於是釋放了更多的房地產的流動性 。 邱震海:它具體的政策是什麼? 勞玉儀:具體的政策就是說,非住宅的貸款比例現在可以提得更高了,那些價值超過3000萬的房產甚至可以貸到70%的款項,這在以前可是沒聽過的。 而且,那些15%、10%、30%的限制也都取消了。 這對那些一直等著這個機會的購屋者來說,真是個好消息。 說實話,我雖然是做房產的,但有時候也不清楚房子到底有沒有人買。 現在好了,我知道有人願意買了,心情也輕鬆多了,感覺可以重新投資了。 信心又回來了,香港很多人其實都有錢,就是不敢投資。 你知道嗎? 投資銀行現在都不敢隨便貸款了,銀行反而去催款,你說怎麼辦? 如果你把所有的錢都放在這裡,不去買房,不去投資,那銀行來收的時候,整個經濟就停滯不前。 所以,香港的財政司這個決策真的是盤活了我們整個香港。 也讓我們看到了國家對我們的支持。 他真的很關心我們的金融市場和整體生態。 有了這些政策的支持,香港人今天開始是充滿信心的。 我以前也是受害者之一,知道很多人跟我一樣,有錢卻不敢花,都放在口袋裡,什麼都不敢用,只敢放在銀行。 就是怕銀行有一天突然沒信心了,那可就全完了。 但現在,我感覺好多了,有了這些政策的支持,我相信香港的經濟會越來越好。 邱震海:以前中國領導人說,「信心比黃金更重要」。 你覺得今年香港的樓市應該會漲吧? 勞玉儀: 應該會慢慢回升和調整,你懂嗎? 現在的情況還是一環扣一環的。 一般市民還是不敢花錢,我們地產界的人也不敢再投資,這樣下去就像一潭死水。 還有,薪水也不肯加,因為大家都不知道錢的前景如何。 年輕人也不願意花錢,這樣整個社會的GDP就會受到影響,沒有GDP就沒有成長,甚至可能出現負成長。 如果不願意花錢,經濟怎麼可能好轉? 邱震海:地產還是香港很重要的一個經濟支柱。 勞玉儀:不只香港,過去幾十年,哪裡的人不都是靠地產累積財富的嗎? 地產、地產、地產,好像什麼都離不開地產。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帳上的財產縮水了,你敢不敢拿那些錢去投那些高風險但可能有高回報的領域,比如Web3、互聯網或者其他那些投入期長、看不到現金流的 公司呢? 不敢投資。 但這樣的話,不就跟香港政府的鼓勵政策背道而馳了嗎? 我們現在有大灣區這麼好的機會,還有各種鼓勵政策,包括對新經濟的支持。 但如果你告訴我,錢不能動,得緊緊摀在口袋裡,那怎麼能推動新經濟? 沒有新經濟就沒有未來,香港哪有前途? 邱震海:千百個問題主要找到一個切割入口:讓錢先進來,讓現金流先進來,對吧? 樓市地產就是很大的切割入口。 勞玉儀:所以樓市確實是信心的關鍵。 如果樓市不景氣,土地出讓就會困難,每年的財政收入也會大幅減少。 地產公司也會因為害怕虧損而不敢投資土地,而我們一般市民也會因為擔心資產縮水而不敢買房。 這樣一來,整個社會的現金流就會減少,經濟活力也會下降。 現在政府透過釋放流動性來刺激樓市,這是一個非常明智的決策。 邱震海:香港經濟除了融資以外,你覺得其他方面還有哪些要做的? 勞玉儀:政府要鼓勵大家,讓更多人體認到Web3產業有巨大的發展潛力和未來。 現在的問題是教育普及不夠,有些人還以為買幾個代幣、挖挖礦就是Web3了,這其實完全是誤解。 Web3時代與去中心化緊密相關,遠不止這些。 政府要教育一般投資者,讓他們明白Web3的真正意義。 如果他們得不到足夠的支持,當然就不會再投資了。 所以,政府不能只停留在口頭上說“我要鼓勵”,而是要付諸行動。 香港要成為全球領先的虛擬交易、虛擬資產和數據資產交易所中心,這可不是一句話就能搞定的。 得考慮很多實際條件,做好充足的準備。 所以投資人教育得加強,還有很多空間可以改進。 邱震海:後面兩個問題,一個是你對外資現在對香港的信心怎麼看。 勞玉儀:如果中美博弈讓外資猶豫不決,想投又不敢投,怕中國政策不允許,那我覺得他們放棄香港就等於放棄了一大片市場。 畢竟,擁有14億人口的國家可不多見,放棄了中國,基本上就是放棄了一個巨大的商機。 除了中國,你還能找到哪個人口規模這麼大的國家? 兩個大國如果一直這麼鬥下去,最後遭殃的還是兩地的人民和商人。 他們得去哪裡找這麼好的投資地方呢? 我覺得,雙方最好還是坐下來好好談談,找到合作的共同點,這樣才能共贏。 邱震海:中國內地的市場是巨大的,那接下來,你怎麼看我們未來兩地之間怎麼更好地融合? 現在,越來越多的內地高才生和專家都選擇來香港。 勞玉儀:這個問題太簡單了。 香港走了差不多十幾萬的專才,又填補回來大概有十幾萬申請香港的專才。 如果這些人能來到香港,能落腳香港,買房租房,來香港安居樂業,為我們提供專業的工作技能,香港會恢復回來。 我是地道香港人,三代人都在香港,我是發家在香港,我爺爺也是發家在香港,我爸爸也是,我看香港的問題看得很通透。 香港人不像五十年前的香港人,現在的香港年輕人不夠務實,對內地來的人很抵觸,還有一些隔膜,如果香港人能放棄對內地年輕人的偏見,接受他們的融入, 我認為香港會很好的。 因為現在香港年輕人的忠誠傳統有些斷了,來了這些人可以補一補忠誠員工的損失,當然他們還有很多專業方面的欠缺很難補,因為兩地的教育系統不一樣,所以我們還 需要一段時間。 但我希望從外地來香港的年輕人的工作態度影響到我們香港本地年輕人的工作態度,香港經濟會很快的恢復起來。 邱震海:還是希望財華社多發力。 勞玉儀:我們要背起這個責任,向香港的打工仔、年輕人灌輸一個思想,做多沒問題,最重要的是你把香港的經濟繁榮維持下去,你最終都會拿很多的工資。 邱震海:大家都希望香港越來越好,財華社越來越好,也希望我們震海會俱樂部跟財華社能夠有更好、更有前途的合作。